阿拼説:現在我們在作的事,有意義的不多了。

當下的我笑了,帶點無奈但又真的有點好笑的那種。

這個行業有不算低的市值,付給員工高的薪水(不要反駁我,這個圈圈裡的薪水不論從哪個角度方向來看都不算低),擁有高學歷且有能力的參與者,但這些人卻被狀況外的客戶擺布、折磨、洗腦以及沒道理的怒罵。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行業都這樣,因為我也只在這行待過。但有些客戶真踏馬的靠杯!要不是看到你能口吐人言,還真會懷疑到底是哪個星球來的。一句話耐著性子講了五遍你還在那邊可是,可是三小?要我換講英文嗎?前輩都會説客戶只是想要尋求個心靈慰藉。慰藉?慰藉個屁,慰藉幹嘛找sell side的業務?我很忙,公司給的業績目標很重,每天都要跟多人講很多話還有電話,慰藉應該要去找蒼井空的片外加來個一發,心裡就舒坦了,而不是要考我一句話換句話說説五次。


這行最詭異的現象,就是開著賓士車的老闆,去找搭捷運轉兩次線才可到辦公室的人投資。理財的人要真那麼強,就不用在這邊幫你選基金,而是自己在家穿調嘎翹二郎腿邊挖鼻屎邊下單。

講了一千遍要做資產配置跟長期持有,啊你們就愛釘孤支,怪得了誰?聽都只聽愛聽的,前面說那麼久的假設跟其他的可能性都放屁就對了。好啦,我承認那麼多前提假設跟可能性是為了讓我的說法盡可能的不被打槍以及模糊焦點,但有什麼辦法呢?事實上大家還不都見招拆招,食神裡的唐牛都說了,敵不動我不動。還不知道的事情要怎麼去猜?硬要問我ISM指數會不會破50,我也只能跟説可能不會。啊既然有可能不會,當然另外一面就是可能會,這麼多經濟學家跟分析師在猜,也沒看誰準過,再多我一個去猜也是了然啊了然,這種數字又不是靠念力就可以成真的。

但話說回來,現在找我問事情跟砲我的人倒是越來越少了,也不知道是我們公司被邊緣化了,還是說現在客戶都自己默默去慰藉了。總之現在在作的事情有意義的還真不多,我知道你們現在也苦,所以大家加油好嗎?要乖嘿!

啊,我的生日願望,就是可以自由自在的活著,所以當我達成這個夢想,也許我就離開了吧!

阿門

LOVE AND PEAC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ark 的頭像
Spark

Spark's Guide史巴克指南

Sp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