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W hotel的wow bar裡,夜的氣氛正熱烈。DJ漸漸加重今晚house音樂的強度,穿著入時的男女從三三兩兩的聚著聊天昇華為跟著重拍律動身體。低胸短裙的辣妹們開始輕擺腰衼,晃動著她們身上最美好的部分。

安潔莉娜交疊著短窄裙下黑絲襪包裹著的渾圓雙腿,啜飲著手上的香檳後用性感的聲線對我說:「華倫,沒有你的幫忙,今天這筆huge的deal就做不成了,真的很Thank you!」我學陳冠希帥氣的歪嘴一笑:「這有什麼problem?只是一塊cake而已,不過能作成這個case真的是太wonderful了,再乾一杯吧?」安潔莉納放蕩的發出了笑聲,往後仰的動作露出了無限美好的曲線,然後嬌嗔的舉起杯子説:「幹嘛今天一直灌我?我都要drunk啦!」我瀟灑一笑的,接著在她耳邊輕輕的說:「我在樓上book了一間room,我們上去換口氣吧?」她橫了我千嬌百媚一眼後,緩緩起身,挽著我的手搖曳生姿的往電梯走去,這時,夜更濃了....



這是我看完「愛情藥不藥」之後靠著類推法以及拙劣的A片情節所幻想出來的金融式場景。靠咧作藥廠業務好爽我一整個入錯行,整天面對的都是年輕貌美的護士,業務的預算疑似無限大,seminar又辦的如此氣象萬千!一天到晚跟醫生一起去夜店砲來砲去的!而且我的朋友還都以為金融業很爽,應該有很多機會可以看理專正妹或是陪她們一起訪客,談成大生意之後可以得到很多這個那個的沙必思。最差也可以跟銀行高階主管去踹酒店。

以上  完‧全‧錯‧誤‧


就我自身的經驗,總結出以下幾點:
1. 能下大單的理專通常都有點年紀,而且巨難搞。
2. 真的下大單也不會感謝你,他們會覺得自己好棒好偉大,但如果賠錢不會忘了電你。
3. sell side 的預算很緊,有時請個吃飯都要猶豫個半天,更不用説什麼踹酒店訂飯店。
4. 不要被電視廣告騙了,廣告裡的理專不見得是真的理專!

但是跟你要東西的時候可不會手軟嘴短,比方說:

花媽:「ㄟ,挖愣(發不準的Warren,股神都要哭哭了),我聽縮你上次有送水壺給那個XXX,阿我怎麼沒有?」
(因為你賣得少啊,平常又不大跟我往來,每次只會跟我要贈品,貪小便宜鬼!)
:「唉呦花姐,上次是因為XXX有下大單哪,我們這個水壺很高級成本很高,不能每個人都送啦!不然妳幫我下個三五百萬我下次給妳一個?」
花媽:「厚~啊我上次幫你下那個那個(哪個哪個?)也下很多啊,你都大小眼,姐姐平常也很挺你們哪(口水護盤哪妳!),不管不管,我也要一個---」

這個時候花媽露出了把妹達人裡形容的小狗乞食臉,媽的我在把妹的時候也沒見哪個人對我露出這號表情,妳...花媽妳....最後我只好忍痛拿出一個透明水壺來,千叮嚀萬交代的説千萬要幫忙我們賣,三五十萬台幣也好窩~爸託爸託~

總之像「愛情藥不藥」這種情結是無法套用為「基金要不要」,真的要拍大概會變成「基金不要拉倒」吧!

最後我也問了我的研究所死黨炅炅俠,他歷經三家外商大藥廠,疑似也沒有過這種好康(老炅你不要騙我啊啊啊~),他只說採購藥的多半很激歪,護士也不會正眼看藥廠業務她們眼裡只有醫師撒馬,然後健保很賤每年砍藥的價錢。看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而金融業真正好康的缺大概也隨著A姓投顧買下投信之後不復存在了吧。

只賣offshore的A投顧 R.I.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ark 的頭像
Spark

Spark's Guide史巴克指南

Sp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